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吉林治白癜风的论坛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12:33:1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吉林治白癜风的论坛,万年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愈白癜风的论坛,满洲里白癜风医院,庄河白癜风医院,北京中医白癜风怎么样,福建能不能治白癜风

  □ 本报记者  朱宁宁

  6月25日,“亲青恋2017相亲大会”在浙江杭州举办。5000多位单身男女青年参加了这次活动,以期“脱单”。

  同一天,共青团浙江省委婚恋交友事业部正式挂牌。这一部门聚焦单身青年的婚恋交友需求,搭建青年婚恋交友服务平台,建立单身青年数据库,并在事业部专业工作人员的组织引导下,定期开展婚恋交友活动,引导单身青年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服务。

  简言之,这个部门是专管大龄青年“脱单”的。显然,共青团作为群团组织,能够提供给青年朋友更加可靠信任的交友互动平台,无疑是靠谱的。

  然而,这个利好消息在北京的白雪看来,来得还是迟了些。

  为了找到心仪的“高富帅”结婚对象,这位高学历的“海归”女白领,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就已花了90多万元的天价中介服务费。为此,她不但向周围人借钱,还不惜从银行贷款几十万元。

  然而,交了天价婚介费之后,白雪并没有找到自己的理想伴侣。感觉不对劲儿的她,眼下陷入了无尽的烦恼中,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  白雪近日向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讲述了自己在找对象问题上遭遇的一系列“不靠谱”。

  白雪出生于1988年,在海外留学归来后,3年前,她在北京一家金融机构顺利找到了工作。事业稳定,收入不错,但时间一长,一个人在外打拼的她未免觉得有些孤单。眼瞅着自己年龄不小了,她开始着急自己的婚姻大事。可自己回国后的社交圈子并不大,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2014年10月,她注册了一家著名婚恋网站,开始了相亲之路。

  考虑到自己各方面条件不错,之前交的男朋友条件也都不差,白雪为自己设定了不低的择偶条件,并为此交了两万多元的会员费。但半年之后,她觉得网站并没有提供符合她要求的线下“一对一”的交往对象,接触过的几个人与婚恋网站之前的承诺也不符,于是提出了退款要求。几经交涉,最终网站退还了她的费用。

  但没过多久,一个电话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。

  2016年5月,北京的一家婚介公司主动给她打来电话,声称是白雪之前注册的婚恋网站的合作公司,公司规模很大且已经上市,提供的都是高端红娘服务,客户资源非常优质,很多客户都是身价几十亿元,交的会员费就高达几百万元。

  听到是跟网站有合作关系,而且又有这么多优质资源,白雪有点儿动心了,最终在对方一再热情邀请下,她来到公司面谈。

  “当时接待我的是一位中年女性,特别热情,拉着我的手说我跟她儿子差不多大,说她们公司的很多女客户没有我条件好的也都找到了特别优秀的人,也一定要帮我找到一个好的。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白雪也觉得自己当时不知道为啥就着了道。

  随即,对方提出让白雪交纳98000元的会员费,白雪以“没这么多钱”为由拒绝了。见此情景,对方又主动说觉得双方很有缘分,给她申请特殊优惠,只需要交纳58000元就可以立即安排合适的人选见面,还特意叮嘱让她不要声张,说“这个折扣是好不容易申请下来的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”。最终,白雪连合同也没看到,就乖乖掏了腰包,对方只是给她开具了一张收据。而此后事情的发展更是让她始料未及。

  按照对方提供的格式条款合同,双方合同履行期限为一年。然而,合同签订之后,差不多每过一个月,该公司的销售人员就会以服务升级为由让白雪不断提高会费标准,每次金额大概都在10万元左右。在销售人员强大的攻势下,白雪稀里糊涂听了话。短短半年时间里,就交了90多万元的会员费。

  其间,前前后后,该公司总共为白雪介绍了17个见面对象,但基本都是一面之缘,只有一位男士约了第二次见面,但最后也不了了之。渐渐地,白雪起了疑心。因为她感觉很多相亲对象看起来并不像公司说得那么好,其中有几个她通过网络搜索了一番,也是不怎么符合条件。

  而此后的某一天,一条微信终于让她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。“当时我的红娘在微信上对公司的另外一个人说我确实已经没钱了。这条微信不小心误发到我这里来,我当时就明白了,原来他们一直以来就是在骗我的钱。”

  于是,从2016年底,白雪就开始与公司交涉,要求退还高额会员费。此时,之前一直热情百倍的婚介公司却变了嘴脸,以各种理由和借口一再拖延,拒不返还会员费。半年过去了,时至今日,双方还没有就此事达成最后的解决办法。

  据白雪讲,通过网络,她发现在这家公司跟她有相同经历的人大概有10多个,少则交纳几万元,多则几十万元。“现在我们都在一个微信群里,每天都在商量该怎么办,怎么才能把钱要回来,但是也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”

  采访中记者还得知,90多万元的会员费对于白雪来说代价巨大,虽然她的年薪也有十几万元,但是为了交会员费,她不但向周围人借钱,甚至还从银行贷款几十万元,而这一切,她的家人并不知道。

  “我现在只能跟婚介公司交涉,想办法把我的钱要回来。”但当被问及打算怎么把钱要回来时,白雪先是陷入了沉默,随后轻声地说:“走一步算一步吧,实在不行就去打官司。”

  (应被采访者要求,白雪为化名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台湾白癜风医院